If There Is Still Tomorrow 如果我们还有明天

英雄的时代

anus

译自:http://www.anus.com/zine/articles/prozak/greatness/

  现在有学识的人需要买一些东西来读读,所以我们就得到了像Jared Diamond的《枪炮,细菌和钢铁(Guns, Germs and Steel)》这样把历史总结为一个简单理论的系列书籍。这样我们就可以很舒服的阅读“历史”了,并从中找到可以寄托我们的恐惧和挣扎的容器,然后回到一些“进步”的思想里继续否定现实。Diamond的东西一点都不新鲜,几千年来,像佛祖、耶稣和罗伯斯庇尔 这样的人已试过过度简化现实了。

  奇怪的是,这些历史没有令我们变得更快乐。他们告诉我们要继续在道德的路上低头做人,把精神寄托在虚幻层面的东西或用成千上万的文字来“证明”的简单道理里,即使这条路更接近于那条通往暴力(挫败)、堕落(回避真理)、商业(没有方向)、乏味(政治上的最低公分母)和潮流(拉皮条)的生活方式的路。社会上一些极端化团体还显露出了极度病态思想意识,但是通过主流媒体的赞同,他们却被认为是正常的。

  我们消极是因为没有出口就意味着,要继续向一个我们都怀疑会不会解决我们希望赶走的问题,或至少解决已注意到了的问题的目标埋头前进。我们还感到自己处于垂死的边缘,因为他们用负面的措辞讲述我们的过去,从自然选择到天才不认同道德等的所有东西都解释为消极的。但我们还要继续读,因为在一个人们间几乎没有一点共同理念的时代,我们需要一条清晰的道路。我们喜欢一种从一些东西过渡到另一些东西,从而希望会变得更好的感觉,“进步”的逻辑让我们感觉良好,这样我们就可以拍拍自己肩膀继续埋头向前了。

  然后新闻关于谋杀和强奸、战争与环境污染、恋童癖和变性,生活堕落和思维迟钝的念叨又开始了。好吧,继续碎碎念吧,有一天这块煤炭会变成钻石的,所以继续打磨它吧。你说你在做对的事情,是因为我们都同意它是对的,情况就像一屋子抽鸦片的人都同意大家需要再来最后一剂,然后戒掉回到正常生活一样,但是最后一剂之后当然还有最后一剂。

  在我们的石油快要开采完,我们的天气变得越来越热的时候,我们变得紧张了。不用说全球气温变暖问题只是我们面临的问题的过分净化,也就是我们把生态系统这样的像工厂一样高度复杂的机器砍掉1/4,然后还期望它会正常运作。大气污染、土地过度使用、地球的水泥化和我们独自据有、消费所有我们能够得着的东西造成了一个比“全球气温变暖问题”大得多的问题。但我们喜欢认为开电动车、每天不开电视一小时就不会出事了,我们就可以继续埋头通往“进步”的未来了。

  相反,我在这个栏目想做的是通过关注这个时代的智者(不管是个人还是团体)来专注于生活积极的一面。读过所有悲观东西的你可能不知道,人类已孕育了许多的伟大思考者和群体,在允许的情况下,他们会不断关注生活积极的一面。这些个人和团体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他们抛弃了社会所认同的舒适简单的道路,他们脱离大众思维,改变了自己的生活方式,通过精神上和身体上的提升来强大自己。最后当精神境界和肉身融会贯通时,他们变成了比过去的自己更强的东西。
 
  这样的事情在地球上所有文明、所有种族、所有地图版块中都发生着。但这样的过程不是一直持续的,伟大的人常常创造大量的杰作然后褪去,之后人类文明就自然开始走下坡路,变得越来越原始,也就是不断重复“安全”的行为模式,不能容忍要变得卓越过大众的欲望,或做点不同的事情来使自己变得更好。

  如果你想要变得伟大,你要做的第一件事是平静自己的脑子,把所有那些令你重复一些永远不会带来成功的生活习惯和不必要的假设统统去掉(我称之为虚无主义)。例如看电视永远都不会另一个人成功,吃垃圾食品、干安逸的工作或和所有人一样抱有“进步”的思想并模仿他们的生活方式也不会。那些成功的人首先是去避免所有不必要干的事情和想法,然后重新创造自己的生活。

  第二步,是重新建设自己生活的过程。什么是生命?如果它不是电视机、垃圾食品、购物和关心那些所谓的“职业生涯”,那它可能就是关注于生活的基本面本身。你必须要生存,你不太需要太关心别人认为该怎么做。你需要一个创造性的灵魂来释放你对这个世界的爱,不管是在咖啡厅建设一个群体还是写一首交响乐。不是所有人都可以写交响的,所以我们中大部分的人不得不做更简单的东西。但这些东西应该是超出生计之外的,在生命中你需要挑战来使自己变得更好,在不断的接受新事物、接受挑战的过程中来得到满足,除此之外你不需要别的东西。

  你不需要社会的认同,特别是当你看到这些认同是建立在一种互相肯定的心理上的。人们看到别人做着什么东西,知道那样做是“安全”、容易的之后,就模仿,而不是创造自己的道路。你不需要娱乐或过分的物质享受和财产,因为在你生命中有很重要的东西要做,有一条很清晰的道路要走,你会花很多时间在去追求这些目标,而在空闲时你才需要关心日常的琐事和社交。你最不需要的就是一个拥有成吨重条例规定的政府,和社会上的那种不能忍受创造性的氛围,因为在你的印象中,创造是你与生命之间的誓约,是你为必死的命运寻找平衡的过程中得到的回报。

  你周围的人会继续以那种相互肯定的心态生存下去,如果一个人挣脱了这个枷锁,他就会受到威胁,因为这个人展示一种可能会取得更大成功的选择,他冲击了那种认为“安全”的生活方式就已足够了的假设。这个人,通过身体力行另一种不但安全而且可以得到更多回报的生活方式比起只是口头说大道理和道德规范的力量更强大。这个以依赖相互肯定的社会会害怕这个人,并反对他,可能还会通过订立新的法律和道德来压制这个人。因为他们知道自己快要被取代了!

  伟大的社会都是这样崛起的。一小群人,通常是在一个知道有时候爱包括恨那些摧毁美好事物的东西,赶走或向那些把那些毁灭性根源带回来的人开战的人的领导下。他们摈弃了所有腐朽的安全生活模式和假设,用在他们追求新目标的过程中会回报他们的共同理念和价值观(也就是我们所说的“文化”)来代替它们。然后他们就突破了重围,通常是达到建立了一个不断茁壮成长的社会,在其中任何只能认识到常识的人都不能生存的地步。

  现在,在你周围的都是害怕改变的消极人群,因为改变可能会揭露出他们“安全”、“进步”的生活方式是多么糟糕的现实。运用你内心的虚无主义或者平静的冥想来去除所有除了这个世界的运作规律和整体概念以外的东西,抛弃那些不重要的东西。赶走恐惧和每天重复的没用生活习惯以及所有自己在脑中的不现实假设和迷信。这样的任务是比任何东西都困难的,因为除了你自己和你的逻辑能力外没有外界的人可以帮你,但你能走得越远,你的回报就会越大。当你到达了能认识现实是什么的地步,你就可以再造世界了。

  你周围那些消极的人会忙于哀叹地球暖化、财政赤字、伊拉克战争和其他事实上是暂时的危机的东西。他们不能意识到他们所走的道路是永远趋向衰退的,因为他们不是向高处走,而是通过依赖那些安全的东西并寄希望它们能自己变好来使自己落得越来越深。他们,会继续害怕生命,怀疑自己,继续躲藏在互相的认同里,即使这样做会把他们带回到破烂的茅房和无休止的战争中。你,如果选择一条和他们相反的道路,最后甚至可能会超过所谓的“精英”(也就是在一个堕落的环境里适应得更好)状态,取得真正的成就。

  那时,你会见到其他人突破重围的人。这些人拥有比有大脑更重要的东西,那就是创造力和勇气。如果他们周围的一千个人都是以同样的生活方式生存的,他们不会想要活得“不同”,而是会寻找一种有意义的生活方式,他们根本不需要和其他人比。他们根本不是为别人的喜好所牵着鼻子走的,而是遵循现实规律。在我们的过去走向失败,出于自己都害怕不能逃脱的问题把自己拖向低处的时候,一个新的未来就诞生了。这是一个属于英雄的时代,聪明的你不需要绝望,你只需要满怀信心的迎接一个充满混沌、不定和战栗的未来。

 

About staff

豆瓣小组:www.douban.com/group/460833/ 新浪微博:@IfThereIsStillTomorrow Mtime:http://i.mtime.com/itist/

2 Thoughts on “英雄的时代

  1. eco-activist on 2013/04/16 at 20:23 said:

    成为英雄,向这个社会发起圣战!

  2. Stuckfloater on 2013/04/20 at 00:31 said:

    现在开始脱离群体 不被同化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Post Navig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