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 There Is Still Tomorrow 如果我们还有明天

服务业社会是一场恶梦

  “顾客就是上帝”这样的口号只能产生于堕落的文明,由于现今这个社会失去了目标,因此失去了意义,人们只能屈从于金钱这样的东西。因为在一个没有崇高目标的社会,所有东西都可以用金钱来衡量。不然的话,那些闷头闷闹的人就不知道该怎么活了。所以,在这个社会有钱就可以成为“上帝”。

  只要有钱,你可以买大汽车、大电视、高档香水和名牌衣服,一切你以前想都不敢想的东西都可以随手而得;只要有钱,你可以出席任何高雅艺术场合,当人们排长龙挤着去看流行音乐会的时候,你可以身着礼服,大摇大摆的走进歌剧院;只要你有钱,你可以出书、上电视、开讲座,向那些不如你的人传授自己的成功哲学。

  因此,服务业社会诞生了。我们要服务好这些上帝,因为他们的消费,特别是无节制的消费可以让我们这些没有能力成为CEO的人生活有保障,他们可能掌握着我们的父母或者子女的生存权(工作)。所以我们每天都必须保持8小时以上的微笑,顾客的任何要求我们都必须百依百顺,即使是无理的要求我们也要吞声忍气,顾客的错不是错,一切问题都发生在我们自己的身上!为什么?因为如果顾客不满意,我们的产品就推销不出了。

  这就解释了为什么现代人活得这么半苦不甜:因为我们为了别人的满足而活。

  我们压抑自己、累死累活,为的就是变成我们服务的这些上帝。而这些上帝是依靠什么得到地位和财富的?正正是大众的贪婪、没有价值观,每个人都想成为财富万惯的上帝,但是成功的人永远都是少数,因为总有方法制造更加廉价、符合大众低级趣味的商品,所以剩下的大部分人永远都从事着最底层的服务业,最后也就将工作变成了地狱。

浪漫主义作家皮考克看现代社会

  皮考克(Thomas Love Peacock),作为雪莱的好友、浪漫主义诗人、作家的他见证了社会工业化的全程。这是他对现代社会的看法:

  科学与智慧是两码事……请看这科学的管道正在把废弃之物变成有毒之物。伦敦的地下土层几乎到处都被掘了个底朝天,毒气悄悄地进入到这些“坏脾气”的污浊的土地,使得花草树木不再繁盛。更为严重的是,随着所谓科学之物没完没了地迅速发展,那些没有生命的事物将自由存在而不受惩罚。科学的机械摧毁了家庭手工业,代之以恶劣的机器生产;同时精神的堕落和城镇的拥挤也取代了手工业者健康舒适的乡村生活。即使我一再列举科学带给人类的罪恶,这个世界也会越来越糟糕。我恨不得要说,最终的结局将由科学来灭绝人类。

  ——摘自《梅纽因访谈录》

  到底谁才是愚昧?是没有先进技术的古人还是吃着爆米花看着IMAX的现代人?

 

简奥斯丁——《理智与情感》

  简奥斯丁是一位敏锐且机智的作家,她书中的故事都是以中下层贵族的年轻女性为中心,通过描写这些无论家境和身份都与自己差不多的主人翁的爱情故事,向读者展示了自己对于当时社会生活各个层面的见解与认识。简奥斯丁的文笔细腻、风趣,带有着浓厚的自传性色彩,女性作家的特性尤为明显。她乐于写作一些日常生活中异常普通,特别是男女私情琐琐碎碎的事情,故事的起伏呈缓波状发展,但是这些特点丝毫都不会影响这位作者的伟大,因为注入这些简单故事中的是简奥斯丁作为一个女性对于自身处于社会所应遵循的道德观和为人处事之道的思考与讨论,是简奥斯丁作为一个有着超强自我分析能力的作家对传统社会的理解,而这些都表现在人物的对话和故事发展的脉络中。

  《理智与情感》是简奥斯丁第一部发表的长篇小说,讲述了埃莉诺和玛丽安两姐妹从恋爱到出嫁的故事,书名正是源于她们俩截然不同的性格。埃莉诺是一个温文尔雅、有涵养,虽然内心情感丰富,但不轻易感情用事的人,对待事物能冷静做出判断。而玛丽安则相反,她性格直率、风风火火,喜怒哀乐都写在脸上,追求浪漫,对一切感兴趣的事物都会表现出很高的热情,但就是过于大大咧咧了,比较情绪化。这两种截然不同的性格也注定了她们恋爱经历的不同。

  埃莉诺的睿智和沉稳让她拥有很好的洞察力和看透现实本质的基础,她能越过爱德华比较沉闷、不够热情的外表去发掘其内心正直、忠诚的内心,即使爱德华因为之前的一些不够成熟的决定而不能和她在一起,埃莉诺仍然可以放开自己的私心去赞美爱德华的责任心。而玛丽安不喜欢爱德华的喜怒不行于色,渴望轰轰烈烈爱情的她偶然在一次野外失足中被英俊的威洛比所救,一场充满了浪漫的暧昧关系降临到了她的身上。玛丽安和威洛比一见钟情,威洛比的热情洋溢和阿谀奉承让玛丽安觉得自己注定将会成为对方的另一半。但是被情感冲昏头脑、思考不够周全的玛丽安认识不到威洛宾生活中的问题和他为人的本质,沉醉在威洛比的世界中,玛丽安对于同样钟情于自己,但是年龄相差较大,而且没那么有吸引力的布兰顿上校完全是无暇顾及。埃莉诺的“理智”正好和玛丽安的“情感”形成了简奥斯丁世界观中的互补与对比。

  看完小说,人们很容易得到“人不能感情用事,感情应该受到理智的制约”的道理,但现实中,像威洛比那样的男性何曾不总是女生们的最爱呢?难道人们就是那么愚蠢不懂得小说要表达的这个这么简单的道理吗?

  其实,玛丽安一开始倾心于威洛宾其实是自然得不能再自然的事情,因为无论从外貌、年龄、人格性格特点还是背景经历来说,威洛比都要比布兰顿上校有吸引力许多。是的,在一个讲求光鲜表面而不是实际价值的社会,八面玲珑的性格固然是更受人欢迎的,即使在“落后”的19世纪,正是因为玛丽安本身的直来直去,还有玛丽安母亲等众人的爱慕虚荣,像威洛比这样的人的性情才能得到人们的容忍。而且外表本身就是一个现实,人的良好生长本身就是一种客观的优点,这也说明了现实中长得好看的男生身边会围着许多女生的原因,这是和一些“心灵至上论者“认为的是不同的。所以说,简奥斯丁这里所说的“理智”其实并不只是关于要喜欢那些稳重、家境好或者勤勤勉勉的人那么简单的,这种“理智”是综合来看的,并不是绝对的。看看我们的社会,难道那些勤于死读书、一生除了辛勤赚钱就没有别的更有意义的目标,或者将自己的积蓄全部捐赠出去,最后落得悲惨下场的人真的就那么高尚吗?很明显不是,现代女性厌恶这种人是有道理的,因为他们缺乏可陈,本质上没有真正的男子气概、英雄主义情怀。

  那圆滑、富有心计的人不就是总能占优势?是的,如果一个社会没有约束,这种情况就会发生。

  上校除了家境显赫之外,他还是一个“处理事情合情合理的人”,爱德华也同理,他不只是因为温顺才得到埃莉诺喜爱的,爱德华的有节制一方面是源于自身的务实(埃莉诺在姐姐面前解释爱德华不是对画画一点兴致都没有,而是因为他确实没机会学,因而不想表现得虚伪),另一方面其实是对于想要背弃道德的心理压力所致,这一点小说也是说明得很清楚的,埃莉诺正是喜欢他的为人正直、有道德观。这就说明在一个仍然推崇彻底诚实,男女有职能区分,首先以人的品德作为对这个人的评价标准的社会,那些真正“好”的人都可以变得突出于大众,后来上校对爱德华的赏识和扶持也说明了这一点。

  另外,很多人会认为传统社会讲求门第家境甚是迂腐,但是小说关于上校的部分正正说明了家庭环境的重要性,当一个道德高尚的人同时拥有地位和财富,这种高尚才能得到维持和推崇,因为他不需要为了生计而做一些像威洛比一样为了钱背信弃义的事。同样,这些不是绝对的,但它们都是“理智”,都是现实的基础,即使拥有这些基础的人不能很好地加以利用,它们的现实意义仍然是不可动摇的。

  最终,埃莉诺和玛丽安的爱情圆满结结合成了简奥斯丁这种传统的超越了绝对化的“理智”与“情感”的道德观:爱德华没有家财万贯,但是他的品行让埃莉诺推崇不已,最后爱德华也在自我道德的责备中挣脱了出来,勇敢的和埃莉诺走到了一起。识破了威洛比花花公子的表面后,玛丽安答应了富有的布兰顿上校的求婚。

  《理智与情感》并没有简奥斯丁后来发行的《傲慢与偏见》的剧情那么跌多起伏,但是它为这个作家作为有良知女性的代表奠定了基础,而《理智与情感》中反映出的价值观和传统思想也是被现代人所遗忘、抛弃了的。

 

英雄的时代

anus

译自:http://www.anus.com/zine/articles/prozak/greatness/

  现在有学识的人需要买一些东西来读读,所以我们就得到了像Jared Diamond的《枪炮,细菌和钢铁(Guns, Germs and Steel)》这样把历史总结为一个简单理论的系列书籍。这样我们就可以很舒服的阅读“历史”了,并从中找到可以寄托我们的恐惧和挣扎的容器,然后回到一些“进步”的思想里继续否定现实。Diamond的东西一点都不新鲜,几千年来,像佛祖、耶稣和罗伯斯庇尔 这样的人已试过过度简化现实了。

  奇怪的是,这些历史没有令我们变得更快乐。他们告诉我们要继续在道德的路上低头做人,把精神寄托在虚幻层面的东西或用成千上万的文字来“证明”的简单道理里,即使这条路更接近于那条通往暴力(挫败)、堕落(回避真理)、商业(没有方向)、乏味(政治上的最低公分母)和潮流(拉皮条)的生活方式的路。社会上一些极端化团体还显露出了极度病态思想意识,但是通过主流媒体的赞同,他们却被认为是正常的。

  我们消极是因为没有出口就意味着,要继续向一个我们都怀疑会不会解决我们希望赶走的问题,或至少解决已注意到了的问题的目标埋头前进。我们还感到自己处于垂死的边缘,因为他们用负面的措辞讲述我们的过去,从自然选择到天才不认同道德等的所有东西都解释为消极的。但我们还要继续读,因为在一个人们间几乎没有一点共同理念的时代,我们需要一条清晰的道路。我们喜欢一种从一些东西过渡到另一些东西,从而希望会变得更好的感觉,“进步”的逻辑让我们感觉良好,这样我们就可以拍拍自己肩膀继续埋头向前了。

  然后新闻关于谋杀和强奸、战争与环境污染、恋童癖和变性,生活堕落和思维迟钝的念叨又开始了。好吧,继续碎碎念吧,有一天这块煤炭会变成钻石的,所以继续打磨它吧。你说你在做对的事情,是因为我们都同意它是对的,情况就像一屋子抽鸦片的人都同意大家需要再来最后一剂,然后戒掉回到正常生活一样,但是最后一剂之后当然还有最后一剂。

  在我们的石油快要开采完,我们的天气变得越来越热的时候,我们变得紧张了。不用说全球气温变暖问题只是我们面临的问题的过分净化,也就是我们把生态系统这样的像工厂一样高度复杂的机器砍掉1/4,然后还期望它会正常运作。大气污染、土地过度使用、地球的水泥化和我们独自据有、消费所有我们能够得着的东西造成了一个比“全球气温变暖问题”大得多的问题。但我们喜欢认为开电动车、每天不开电视一小时就不会出事了,我们就可以继续埋头通往“进步”的未来了。

  相反,我在这个栏目想做的是通过关注这个时代的智者(不管是个人还是团体)来专注于生活积极的一面。读过所有悲观东西的你可能不知道,人类已孕育了许多的伟大思考者和群体,在允许的情况下,他们会不断关注生活积极的一面。这些个人和团体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他们抛弃了社会所认同的舒适简单的道路,他们脱离大众思维,改变了自己的生活方式,通过精神上和身体上的提升来强大自己。最后当精神境界和肉身融会贯通时,他们变成了比过去的自己更强的东西。
 
  这样的事情在地球上所有文明、所有种族、所有地图版块中都发生着。但这样的过程不是一直持续的,伟大的人常常创造大量的杰作然后褪去,之后人类文明就自然开始走下坡路,变得越来越原始,也就是不断重复“安全”的行为模式,不能容忍要变得卓越过大众的欲望,或做点不同的事情来使自己变得更好。

  如果你想要变得伟大,你要做的第一件事是平静自己的脑子,把所有那些令你重复一些永远不会带来成功的生活习惯和不必要的假设统统去掉(我称之为虚无主义)。例如看电视永远都不会另一个人成功,吃垃圾食品、干安逸的工作或和所有人一样抱有“进步”的思想并模仿他们的生活方式也不会。那些成功的人首先是去避免所有不必要干的事情和想法,然后重新创造自己的生活。

  第二步,是重新建设自己生活的过程。什么是生命?如果它不是电视机、垃圾食品、购物和关心那些所谓的“职业生涯”,那它可能就是关注于生活的基本面本身。你必须要生存,你不太需要太关心别人认为该怎么做。你需要一个创造性的灵魂来释放你对这个世界的爱,不管是在咖啡厅建设一个群体还是写一首交响乐。不是所有人都可以写交响的,所以我们中大部分的人不得不做更简单的东西。但这些东西应该是超出生计之外的,在生命中你需要挑战来使自己变得更好,在不断的接受新事物、接受挑战的过程中来得到满足,除此之外你不需要别的东西。

  你不需要社会的认同,特别是当你看到这些认同是建立在一种互相肯定的心理上的。人们看到别人做着什么东西,知道那样做是“安全”、容易的之后,就模仿,而不是创造自己的道路。你不需要娱乐或过分的物质享受和财产,因为在你生命中有很重要的东西要做,有一条很清晰的道路要走,你会花很多时间在去追求这些目标,而在空闲时你才需要关心日常的琐事和社交。你最不需要的就是一个拥有成吨重条例规定的政府,和社会上的那种不能忍受创造性的氛围,因为在你的印象中,创造是你与生命之间的誓约,是你为必死的命运寻找平衡的过程中得到的回报。

  你周围的人会继续以那种相互肯定的心态生存下去,如果一个人挣脱了这个枷锁,他就会受到威胁,因为这个人展示一种可能会取得更大成功的选择,他冲击了那种认为“安全”的生活方式就已足够了的假设。这个人,通过身体力行另一种不但安全而且可以得到更多回报的生活方式比起只是口头说大道理和道德规范的力量更强大。这个以依赖相互肯定的社会会害怕这个人,并反对他,可能还会通过订立新的法律和道德来压制这个人。因为他们知道自己快要被取代了!

  伟大的社会都是这样崛起的。一小群人,通常是在一个知道有时候爱包括恨那些摧毁美好事物的东西,赶走或向那些把那些毁灭性根源带回来的人开战的人的领导下。他们摈弃了所有腐朽的安全生活模式和假设,用在他们追求新目标的过程中会回报他们的共同理念和价值观(也就是我们所说的“文化”)来代替它们。然后他们就突破了重围,通常是达到建立了一个不断茁壮成长的社会,在其中任何只能认识到常识的人都不能生存的地步。

  现在,在你周围的都是害怕改变的消极人群,因为改变可能会揭露出他们“安全”、“进步”的生活方式是多么糟糕的现实。运用你内心的虚无主义或者平静的冥想来去除所有除了这个世界的运作规律和整体概念以外的东西,抛弃那些不重要的东西。赶走恐惧和每天重复的没用生活习惯以及所有自己在脑中的不现实假设和迷信。这样的任务是比任何东西都困难的,因为除了你自己和你的逻辑能力外没有外界的人可以帮你,但你能走得越远,你的回报就会越大。当你到达了能认识现实是什么的地步,你就可以再造世界了。

  你周围那些消极的人会忙于哀叹地球暖化、财政赤字、伊拉克战争和其他事实上是暂时的危机的东西。他们不能意识到他们所走的道路是永远趋向衰退的,因为他们不是向高处走,而是通过依赖那些安全的东西并寄希望它们能自己变好来使自己落得越来越深。他们,会继续害怕生命,怀疑自己,继续躲藏在互相的认同里,即使这样做会把他们带回到破烂的茅房和无休止的战争中。你,如果选择一条和他们相反的道路,最后甚至可能会超过所谓的“精英”(也就是在一个堕落的环境里适应得更好)状态,取得真正的成就。

  那时,你会见到其他人突破重围的人。这些人拥有比有大脑更重要的东西,那就是创造力和勇气。如果他们周围的一千个人都是以同样的生活方式生存的,他们不会想要活得“不同”,而是会寻找一种有意义的生活方式,他们根本不需要和其他人比。他们根本不是为别人的喜好所牵着鼻子走的,而是遵循现实规律。在我们的过去走向失败,出于自己都害怕不能逃脱的问题把自己拖向低处的时候,一个新的未来就诞生了。这是一个属于英雄的时代,聪明的你不需要绝望,你只需要满怀信心的迎接一个充满混沌、不定和战栗的未来。

 

学生做兼职不是好事

  是的,做兼职的那些学生们能摆脱向父母要钱时的所受到的唠叨,并且可以狠狠的告诉父母或者身边人:我买的东西都是花自己的钱。想想一些跟得上潮流的学生,刚买到手机时他们能一个月换几个不同颜色的手机保护壳;那些爱美的女生愿意花上千元买一部能将自己美化到不像自己的自拍“神器”;甚至小部分男生也开始为了自己的形象买牌子护肤品。当然,上面这几条是比较突出的例子,那样做的人肯定也不是大部分,不过我们可以发现的是,通常学生大部分靠兼职赚来的钱所投放的地方和自己付出的时间、精力基本上是不平衡的。

  实际上,做兼职反映了这个人的现状。一个生活充实而又实际的人,他们知道自己该做些什么,他们利用所有空余时间做那些更有意义的事,比如看书、投入到兴趣爱好方面的学习(当然不是蒲吧或者煲电视剧之类的)等。做兼职是那些一天到晚不知道该干嘛,自己总是有买不完的东西的人寻求空虚心灵填补的做法,他们能因此骗过身边的人为自己找到可以乱买东西的理由并证明自己的独立,然后牵着自己的小男女朋友过着即将不快乐的小生活。

  我们都知道学校教的那些东西很脱离现实,面性太广以至于根本就难以让人真正感到充实,但是我们因此而跳到认为投入社会赚钱才是正路这另一个极端也是有问题的。如果说学校是地狱,那么这个能赚钱就受人尊重的大人社会一样是地狱,前者压制任何有创造性的学习,后者抹杀一切社会价值。如果你觉得在学校自己就像一只小鸭子一般被灌食的话,那么在社会里你就是一只专为主人卖命的猎狗,这两个极端都是令人难受的,因为它们都是体制的一部分。

  所以对于一个现实的学生来说学会掌握一门技能,将自己训练为独一无二的人才才是最现实的道路,你必须跳出这个将人们当奴隶操控的社会体制,通过做真正有意义的东西来自给自足、有自信的生存下去,这才是最终的方法。做兼职是抓小放大的行为,如果你认识到现实那么你就没有时间去为了那些小钱而耗费掉自己的青春了,如果你认为现在的教育不行为什么不利用课余的时间给予自己真正的教育?更别说这个年龄段能从事的工作肯定是非常低劣的,这种东西如果你随波逐流活下去的话一辈子都会等着你去做,将自己的学习时间作为代价去换取过早的“自由”是不值得的。

 

尊重

  人们总会强调要尊重每一个人,并称之为一个人的基本素质。这一点很正确,因为个人只是信息、真理的携带者,得到客观的现实比顾及个人的感受更重要,粗口、人身攻击是愚蠢的,因为它们只是论点之外的附加情绪。但是我认为尊重在谦虚一面之余同时还代表了碰撞和冒犯,这是很多人受不了的。就例如当我坦诚的告诉女性,说她们不适合像男性一样用事业来决定自己的社会地位,说因为男女两性的设计固然是各有强项、相互补充的,一方的涉及到另一方的领域固然会造成社会的不平衡,所以这不是她们应该树立的目标,她们更适合教育孩子、保护家庭的时候,很多人都会指责这是大男子主义、歧视女性等,毫无理由的给你按上一些罪名。

  同理,由于尊重是基于人类寻找真理、寻找共识的基础上来谈的,所以如果一个人所认识到的真理受到了别人不公的冒犯,那他采取相应的回击是很应该的。但是很多时候人们会不顾现实的用一种“被不尊重”的姿态来要求别人尊重自己,这就把尊重变成了在背后捅别人一刀。例如当某些言论证明了一些人的成就并不是什么成就、一些人并没有什么生存价值的时候,有些人会觉得说出这个言论的人是在针对自己,所以就以“受冒犯”的名义对发言者进行冒犯,他们不敢承认现实,只好自欺欺人——感觉这些言论是在冒犯自己,自己理所当然的做出回击。

  我想这些情况是大家再熟悉不过的了,在这个社会讲求尊重的时候,人们更多指的是“不要揭露大部分人所接受不了的现实”,而不是尊重现实多于个人情绪的“尊重”——一种印证了尼采所说的“善与恶的彼岸”的终极哲学高度。

  这种只看到形式,看不到本质的弱者逻辑是可怕的,因为这就等于将过去的一种高尚道德变成了堕落的社会价值观。当尊重变成了维护社会固有价值观、讨好别人以获得自身利益的手段的时候,诚实也就变成了冒犯人的东西了。为了在这个社会得到“尊重”,人们忙于学会让自己感到合群、被认同,他们会称赞与认同大部分人,因为这会使他们也被大部分人称赞与认同。与此同时,现实、真相自然也就被埋没了,人们永远的活在了互相欺骗的集体中。

 

《摩天楼》女主角教你Game

  这是出自韩国大片《摩天楼》中的场景,电影中的女主角教爸爸怎么Game老相好。在这个女性化的社会,我们一般在电影电视作品中看到的都是一个男人如何为一个女人无限付出以换来对方的爱,但是这部电影却捅破了这个现代社会关于爱情的神话。今天看到这个地方真的让我亮了一把,除了牛逼我还能说什么……另外,这些话是出自女生之口的,要知道在现实中这样诚实的女生可不多见啊。

摩天楼 Game 1

摩天楼 Game 2

摩天楼 Game 3

摩天楼 Game 4

摩天楼 Game 5

摩天楼 Game 6

  对于Game不熟悉的朋友我稍微讲解一下,这三条是关于在女生面前表现出自己作为一个男人的独立性和做人有目标的贞操的,坚守这些戒律可以让对方不会认为你一天到晚都会围着她转、对她充满依赖感。

摩天楼 Game 7

摩天楼 Game 8

摩天楼 Game 8.2

摩天楼 Game 9

摩天楼 Game 10

摩天楼 Game 11

摩天楼 Game 12

摩天楼 Game 13

  展示自己的引导性和不会因为她是自己的目标对象就过分谦让的高价值。成功!

  你学会了吗?

 

对‘地球关灯一小时’说不

一开始我把这当作一件环保的事来看,不过后来和同学讨论时发现,这是一件作秀的蠢事。
我们到火电厂参观实习过,据电厂技术人员讲,每个电厂的功率是一定的,发电厂发电量是有指标的,指标是国家电网根据好多因素提前制定的。如果出现用电量大于发电量,国家电网会自动调度,至于怎么调度,很复杂,技术员也没讲清楚。但是如果用电量小于发电量,那么多余的电量就白白浪费了,是无法回收的。煤已经烧了,发的电却浪费了,这,才是最大的浪费。
借用我同学的一段话:地球一小时是个骗人的把戏,
有些国家、有些明星、一些暴殄能源的富人在哪里作作秀而已,他们开着大排量、住着大别墅、出入有飞机,进出有保姆管家,他们强奸了地球,然后拉着一群无知的人在那里“地球一小时”做戏,为地球超度超度,假惺惺的挤出一点泪水,混淆普通民众的耳目,然后可以心安理得的继续暴殄…….

次此活动,其象征意义远远大于实际作用。有多少人参见了关灯一小时后就注重环保了?大家不过是满足下自己觉得还算高尚的心罢了。觉得自己为地球做了一把贡献。

  ——http://www.douban.com/group/topic/10494973/

  特别认同后面两段话,如果人们真的那么关心地球、关心我们的生活环境,那么保护地球应该是每天的事情。看看那空气中的阴霾、被污染的河流和城市中的废气,我们的问题何止那一点点电力消耗。而现实就是现代文明正在用地球的健康来换取每个社会成员的个人的满足,这不是什么惊人的秘密,但是却被主流社会和主流媒体淡化了,因为强调这样的真相会冒犯观众,当那些欢天喜地的娱乐新闻和哪个物种又灭绝了的新闻以同样(一般是前者多于后者吧?)的数量出现时,人们当然更愿意在前者的欢乐中“享受人生”了。久而久之,大家竟然就真的觉得‘地球关灯一小时’是件什么伟大的事情了,虽然人们一般认为自己每天像吃垃圾食品一样看6个小时的电视不算耗费地球资源。

  ‘地球关灯一小时’这种社会性活动的性质其实和情人节很像。不知情人节这个节日原本的来历是怎么样的,但是现在它就是一个告诉你们男生在这天一定要送花给自己女朋友的日子,否则你就会感受到社会压力带来的羞辱感。即使男性在这个女性可以同时兼得选择权和受保护权的社会送她们礼物只能证明自己的依赖性和被绑定性,但是我们这个平时忙于遗忘现实,早已不会去为了大局而下决定的社会为了“让自己感觉良好”是不会理这种惯例造成的后果的。

  爱是表现在日常生活中的,你的每一个正确、有远见的举动在你的另一半眼前都可以是浪漫的。在这个除了经济效益就没有其他目标的社会,男性让自己落入“为了女性而活”的范畴是危险的。环保也一样,它是关于一种以地球整体为大局的社会发展观和个人生活观念的,你不能仅仅告诉人们要节约用水,你更要注意人口的问题,如果我们不从问题的根源入手,那么这些所谓有意义的活动也不过是生活方式极度不正常的现代人为自己的失败找借口的举动罢了。

 

给男生的一点关于恋爱的建议


追求:

  当一个男生喜欢一个女生,很容易会在一开始就表现出自己对她的爱慕,但是不分青红皂白的说出情话,对女生来说只是一种恐惧和困扰。

  男女之间交流应该点到为止,能深入的话,很自然的深入,不能深入的话,自然的保持或打断。男生在决定自己的意向前应该先经历这个过程。试着放平心态去接触她,说不定她并非是你想中那么好的。如果你一开始心里就想着你喜欢他,那你的潜意识会让你不断的强化这一信念,特别是你这种意思积聚的越久的时候,这样反而只会让你变得脱离现实。

  人们喜欢专门讨论追女孩子,但是作为一个男人,不能为了一些梦想、目标而活,生活本身就是不正常的。很多时候做好自己想做的事情自然能去到一个比较符合自己的平台,这样和你的想法比较接近的人也会更多。在人生是个失败者,在爱情上也会成为失败者。

交往:

  很多时候你做的事情在自己眼中也许是对的,在对方眼里也许是个垃圾。 那对方当初又为什么选择和你在一起呢,因为你在周围人看来很不错,或是你给人的感觉也不错,但是互相接触深入后,当真正的自己呈现在对方面前时,那才是考验爱情的时候。

  男女之间的感情,从认识到关系亲密,跟共同点和默契点有关。你比别人更容易理解对方的行为和思想,你们对外界事物发生的心理反应越接近于一致,人与人之间就会产生惺惺相惜的感觉,在这种感觉上慢慢建立起的稳定关系才是最长久的。

  有问题,但是你为满足和协调对方做出一些妥协的事情是没用的,这不是男人应该做的。你只能做你最真实的自己,去做你认为对的事,建立一个符合大自然要求的人生,用你的智慧去引导其他人,包括你的另一半。让大家更成功,自然人们就会认同你,你的女孩也会认同你,这个世界上总会有人喜欢这样的你,只要你活得够正直。而不喜欢你的人,你是没办法改变的,就好比对方没办法要求你改变一样,不要做这种扭曲的事情。

 

改变从博客开始

  有一些人认识到我们的社会有问题,他们会说希望在现实中作改变,通过向朋友介绍一些有高度的书、参与环保组织、参与社会讨论等。这些都是很好的,但是这样有一个问题,一个月下来你能触及多少人?你朋友中又有多少人会听你的话去真的改变?我不是说不要这样做,但是很明显这样做的效果不是最佳的,而且更重要的是,我发现很多强调要在现实中有所作为的人其实都不过是在逃避现实罢了。

  如果你真的了解社会,你就会发现这个社会的问题不是出在没有解决办法,而是出在人们不能接受这些办法的问题上。人们宁愿叫国家监管食品质量也不会去质疑商家做生意的目的;人们宁愿奋不顾身的去保护白海豚也不会否定这个为了经济利益不断向大自然进犯的社会;人们宁愿在不健康的社会机制中生存也不会去思考另外一种生活方式。这样的话就注定了这种改变是不能通过表面实现的,你不能仅仅告诉别人尼采的书有高度,因为他回到家就可以把书扔掉,你更需要的是学会用自己的话将那些你认为对的东西阐述出来,也就是说,你自己首先就要成为改变的本身、内化那些智慧、活在一种将自我摆在社会整体来看的优化中。
 
  也就是说,真正地改变是从自己开始的,如果你自己本身就是一个健康的细胞,那么你的一举一动都可以是有意义的,因为你的所有行为都是指向一个极力去免除那些错误道德观的方向,你在其中找到了自己的幸福与道路,你让自己慢慢脱离扭曲的生活方式之余就像一个楷模般对周围的环境散发着影响。

  很多人不懂这一点,所以他们宁愿去做一些很轰动的、很直接的东西。因为那样可以让他们感觉良好,让他们显得特别,虽然事实上他们不过是在拼命想要砍掉美杜莎的头发罢了。我们还可以经常看到一些人在论坛里灌输着自己的一套理论,而那些发言经常是不修边幅或者只言破碎的。这些人首先就是对自己的学识不够有自信的,因为如果你真的那么对的话你干嘛不出书?你干嘛不开网站、写博客吸引同类做到真正的有影响力?而在平时在饭桌上、公共场合喜欢鼓吹大道理,但你观察到他日常生活仍然是和一般人一样有空时就无所事事的人,当他们口口声声谈改变的时候其实只不过是想让自己有存在感,让自己在周围的人眼里看起来很厉害,从而掩饰自己本质的无能、不行动。因为如果他的东西那么对的话他干嘛不能坐下来认真的把自己的方案提出来,让更多的人看到,从根本上去影响别人?

  是的,除了你自己就活在那种你所认为对的理念里,你还需要一个群体、一个建立在这种理念上的内部社会,在你自己作为一个健康的细胞生存的时候你还需要同化别人,而这一切更重要的是在思想上达到的。我们都知道互联网是可以让你的声音让最多人听见的地方,尼采有句话:爱邻人更爱远人,邻人指身边的人,远人是指未来的人、以后你可能认识到的同伴或者未来会和你差不多高度的人。在一个现实世界高度堕落的时代,互联网很明显是改变的最有利武器,一个网站、一个博客就如同你的基地,这是一个完全属于你和你的世界观的世界。通过它们,你就能在无形中为醒觉过来或者将要醒觉的人撑起一片天空,当越来越多的人在思想上和你达到共识的时候,你就可以将这个群体延伸到自己所居住的生活环境中,最终实现真正的改变。

  改变从博客开始,你有自己的未来传统主义博客了吗?